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建筑八大员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除了小丑鱼还有哪些生物和海葵共生?

发布日期:2022-01-11 23:37   来源:未知   阅读:

  小丑鱼不是唯一一种利用海葵作为其宿主的生物。那场面简直太令人惊讶了,数十只小家伙经常挤在海葵的致命触角中寻求庇护。为此,詹姆斯特地寻找了一些与海葵相关的其他鱼类和甲壳类动物的资料。

  我前一篇文章涵盖了小丑鱼(海葵鱼类)和它们的宿主海葵,以及这些鱼在没有适合的海葵可用时经常占用的替身宿主之间的关系。这个月我想继续做些关于不同的鱼与它们的寄生宿主海葵一起生活时各方面的研究。太神奇了,这儿竟然至少有五十种与海葵相关的非小丑鱼类,其中一些通常用于供给鱼友们饲养。该文章也包含了许多与海葵共生的甲壳类动物,大多数甲壳类动物我们也可以饲养。现在来了解一下它们,也许你会决定尝试一下。

  研究报告文献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参考,介绍了一些与海葵共生的非小丑鱼鱼类。实际上,它们的数量远远超过我的预料。然而,虽然小丑鱼是必要共生体,除了在它们非常小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发现它们的生活范围远离海葵。而且,这些非小丑鱼类是一种天生的共生体。这意味着它们可能会与海葵共生,这样做可能会增加他们生存和生殖成功的机会,但它们不是必须非得与海葵共生。

  它们和小丑鱼不一样,很多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才会与海葵共生。而且,它们大多数也不同于小丑鱼,因为它们住在它们的宿主海葵的尖锐的触角之间(或者附近),但不会刻意地与海葵接触。例如,一项研究发现,有七种鱼类偶尔居住在海葵触角中央或附近,只有一种鱼类会与触手充分接触,而另外一些则与海葵没有接触.另一项研究发现,一些物种不可避免地会被它们的宿主海葵触手上的刺刺伤,许多鱼儿身上有白斑,有的会发生病变,这被认为是与海葵触手意外接触的结果。

  所以,这里似乎有一些生物有方法避免来自海葵触手刺的伤害,而有一些却没法避免这种伤害。如同小丑鱼一样,我们认为那些可以与触手接触的物种被其滑滑的粘液外壳所保护着,其中含有抑制海葵排泄的化学物质(带刺的细胞),或仅仅是因为缺乏某种会刺激它们废物排放的化学物质.很显然,在这个时候这些细节是未知的。另一方面,那些偶尔被蜇的鱼儿被认为是接受偶尔的刺痛作为回报,以防止海葵触手将它们捕捉为食。想要了解更多,请参阅我之前的文章。

  我们经常发现那些常见的三斑宅泥鱼(三点白)生活在各类海葵的触手之中,并且可以与它们完全接触。据报道,这种鱼与公主海葵(学名:Hetractis magnifica),卡克福花海葵(紫点葵),沙粒/串珠海葵(珠状海葵),平展列指海葵(Stichodactyla mertensii),地毯海葵(S. haddoni),长耳朵海葵(Macrodactyla doreensis)和披萨海葵(Cryptodendrum adhaesivum)都有接触.尽管如此,我不能说我曾了解任何一种,但是你们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将这些小热带鱼养在合适它生存的水箱内。方可尝试与众不同。

  像小丑鱼一样,三斑宅泥鱼可以与一些海葵的触角充分接触,并且我们经常看见它们也生活在远离珊瑚的地方。他们通常与小丑鱼一起分享同一株海葵。

  无论如何,类似的白斑小热带鱼(Dascyllus albisella)和斯特拉斯堡小热带鱼(D. strasburgi)也与各种海葵有复杂的关系,并且可以与海葵的触手充分接触,包括公主海葵,地狱火年代/夜海葵(Phyllodiscus semoni)和泥海葵(Marcanthia cookei)。

  锯棱短棘天竺鲷(Apogon quadrisquamatus) 和缰绳天竺鲷(A. aurolineatus) 会不时地与透明海葵 (Bartholomea annulata) 和菊花海葵(Condylactis gigantea)相接触。 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它们是否能够与海葵触手充分接触。虽然有些鱼似乎偶尔与海葵有接触,但还是有其他鱼类似乎只在海葵附近徘徊。

  几种主要的天竺鲷鱼类,包括锯棱短棘天竺鲷鱼(左)和邦盖天竺鲷鱼(右),也与各种海葵之间有交流。

  常见的菊花海葵(左)和透明海葵(右)都不是小丑鱼的宿主海葵。但它们是其他几种鱼类和一些甲壳类动物的宿主海葵,并且它们之间各自都有一定的关系。

  据报道,摩鹿加天竺鲷鱼(Apogon moluccensis)与一种不明身份的异辐海葵属的海葵有关联,并且与其触角接触,而黄色条纹天竺鲷鱼(Apogon nanus)有时与管斑绞管海葵也有接触(例如Cerianthus ),但只能在其触角附近徘徊。 2 、邦盖天竺鲷鱼(Pterapogon kauderni)可能会与卡克辐花海葵接触。具据报,一些不明身份的天竺鲷鱼类也与地狱火年代海葵相接触。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清楚它是否是有意地接触海葵触手。

  几种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也可能与地狱火年代海葵(左)和斑绞管海葵(右)接触,而与小丑鱼则没有。

  各种各样的濑鱼也与海葵有接触,特别在它们的幼年时期。例如,钝头锦鱼(Thalassoma amblycephalum)与奶嘴海葵(Entacmaea quadricolor)和公主海葵都有一定的接触。我们发现有时候钝头锦鱼与番茄小丑鱼(Amphiprion frenatus)共生于奶嘴海葵中,和眼斑双锯小丑鱼(Amphiprion frenatus)共存于公主海葵中。通过强制接触实验和显微镜,我们还发现它们在幼年时期没有得到来自公主海葵刺细胞的保护,但是确实得到了来自奶嘴海葵触角刺细胞的保护。然而,其他的报道认为,定期与公主海葵的触手接触,这种濑鱼似乎确实会帮助其宿主清除粘液或者是坏死的组织。

  同样地,也有人报道说,新月锦鱼(Thalassoma lunare)也与公主海葵相接触,并且经常与其触角接触,而挡板濑鱼(Halichoeres hortulanus)也是如此。

  挡板濑鱼在其年幼时,会与公主海葵有一定的接触。还有一些其他的濑鱼在年幼时不仅和公主海葵有接触,还和其他海葵也有一定的联系。

  上述研究涵盖了七种非小丑鱼类,我们发现有六种在它们的幼年期与菊花海葵触手有接触,包括蓝头濑鱼(Thalassoma bifasciatum),黄头濑鱼(Halichoeres garnoti),珠斑离鳍鱼(Hemipteronotus novacula),锯鳞鰕虎鱼和横带血鰕虎鱼,以及不明身份的幼鹦鹉鱼。

  上述例子是环绕鲇鱼(Starksia hassi),它与菊花海葵有充分的接触。另一项研究报告表名明,钻石鲇鱼(Malacoctenus boehlkei)也与菊花海葵相接触,并且能触摸到其触手,而另外一份研究也表明,另一种灰头鲇鱼(Labrisomus gobio)也鱼菊花海葵有接触。

  据报道,有两种不明身份的鹰金属鹰鱼,实际上是生活在公主海葵中,而花斑鹰鱼(Cirrhitichthys aprinus)则生活在一种体型巨大的海葵触手之中。

  此外,这里也有一些蝴蝶鱼。它们中有一些是被饲养在海葵之中的。因此它们一定有方法可以处理或避免被海葵触手所蜇伤。我们发现幼年期的麻包蝶(Chaetodon kleinii)经常在海葵的触手之间游来游去。尽管我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也没有找到任何这方面的报告。很不幸,我也没有那么好运找到任何关于与之相关的所有海葵种类的信息。

  幼年时期的麻包蝶经常被发现与海葵相接触,例如公主海葵(左)和平展列指海葵(右)。

  在研究过程中,我还会偶然遇见一些不同寻常的事。这是一个有关于一条花面神仙鱼(Chaetodontoplus meredithi)与地毯海葵(,Stichodactyla haddoni)相接触,并在一段时间的适应后触及其身上粘性的(非常致命的)触角的故事. 这条鱼最终开始在两个地毯海葵之间来回游动,甚至与小丑鱼共同分享生活场所。(详情点击URL:2012/07/09/clownfish-anemone-angelfish/)。

  该研究目录中有很多螃蟹,虾和其他与海葵相关的甲壳类动物。很显然,并不是所有的甲壳类动物对海葵都需要有一段适应期。因为有一部分甲壳类动物的外骨骼并不能保护它们不被海葵触手刺伤,或者是被海葵的外表的粘液粘住。事实上,一项实验研究发现,通常会与海葵接触的一些虾在与其宿主海葵隔离了一段时间后,就会失去海葵对它们的保护。如果它们再次接近海葵,那么就会被刺伤。

  为了适应它们自己的宿主,有人建议,这些甲壳类动物既可以主动地产生一些化学伪装,以防止在海葵的初次接触之后被刺伤,还可以通过将粘液从宿主转移到自身身上获得这种伪装。无论它们怎样做,许多甲壳动物可以在与其宿主的触角进行短暂的接触之后,再与触角的尖端充分接触。例如,选择性地与宿主的触手充分接触。

  斑瓷/海葵和红斑新岩瓷蟹通常成对地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海葵里,这些海葵包括地毯海葵,平展列指海葵,公主海葵,长触须海葵,奶嘴海葵,披萨海葵和地狱火年代海葵。这两类物种都与其宿主的触手有充分接触,甚至可以在地毯海葵中穿梭。

  迷人的斑瓷/海葵螃蟹(不同种类的红斑新岩瓷蟹可以居住在几种常见的海葵里,观察它们的生活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这种箭头/蜘蛛螃蟹(Stenorhynchus seticornis)也与菊花海葵有一定的接触,并且也可以与其触角接触.同样地,箭头螃蟹(Stenorhynchus lanceolatus)与奶嘴海葵(Telmatactis cricoides )也有接触.我还碰到一张不明身份箭头蟹的照片,上面显示它与斑绞管海葵有关。

  一些黑指锯缘青蟹(左)和箭头/螃蟹(右)可能会与海葵有一定的接触,并且可以接触到它们的触手。

  与梅花尖海葵相关的其他螃蟹有人面须赤蟹,毛刺蟹,鬼蛛蟹,绵蟹和锯缘青蟹。

  还有一名不明身份的东方扁虾虾(Galathea sp。)和一种鳕虾(Heteromysis sp。)都与梅花尖海葵有一定的接触。另外还有一种红鳕虾,据说它偶尔在多节海葵(Bartholomea lucida)的触手之间生活。

  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枪虾(Alpheus sp)与螺旋海葵有接触,通常是成对地住在海葵触手之中。

  据报,枪虾(Alpheus armatus)与一种来历不明的aiptasiid海葵之间有相互接触,虽然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观察到的联系是虾的触须和海葵的触角之间的接触。

  性感虾(左)以与各式各样的海葵都能接触而闻名,以及岩虾(右)属中的许多虾类也是众所周知的。

  最后,我们得到了真正的孔雀尾海葵虾,它属于岩虾属类。所有这些虾类都可以与它们宿主的触手充分接触,尽管其中一些显然是只与一种海葵有接触。而另外一些通常则是更多地与多种海葵相互接触。这些虾也是它们宿主的“清洁工”,它们会选择并且吃掉海葵上面那些微小的寄生虫,死皮,鳞屑,粘液等。还要注意的是,虽然这些虾一般不会对它们的宿主造成伤害,但在缺乏食物的情况下,据报道有些虾会以吃其宿主的触手或身上的肉为生。

  据报道,孔雀尾海葵虾(Periclimenes magnificus)可以与砂银海葵(Edwardsia sp)相接触。 anthophilus岩虾与菊花海葵, yucatanicus岩虾与菊花海葵,太阳海葵和透明海葵,pedersoni岩虾与菊花海葵以及太阳海葵和透明海葵以及鹿茸/分支海葵(Lebrunia danae)都可接触。

  这种其他属类的不明物种也与巨型地毯海葵(Stichodactyla tapetum),太阳海葵,透明海葵,多节海葵,花/珠海葵,地狱火年代/夜海葵,鹿角/分支海葵(Lebrunia danae)有一定的接触。